8000亿元车险市场:触及利益藩篱的深水区改革引期待

保费收入超过8000亿元、占比超过财险市场60%的车险市场,2020年要走一条怎样的发展道路?答案是——健全费率市场化形成机制,适时实施综合改革。

近日召开的2020年全国银行业保险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提到,今年要健全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同时,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1月13日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也表示,目前银保监会正在制定车险综合改革具体方案并征求意见,在今年合适的时间将正式实施车险综合改革。

截至2020年,我国的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已经进行到第六个年头,取得了积极成效,也还存在诸多问题,需要也必须继续深化改革。

  改革尚未进入深水区

据黄洪介绍,2019年全年,我国车险保费收入达8189亿元,占整个财产险保费的63%。这意味着,车险改革对我国财险市场整体都有较大影响。

黄洪表示,近年来,银保监会加大了对车险市场的监管力度,取得了积极成效,但长期以来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高定价、高手续费、粗放经营、无序竞争、数据失真等问题仍然存在,“因此,加快车险改革已经是摆在银保监会面前的一项紧迫任务。”他表示:“车险进行了一些改革,但我认为是一些小改革,真正触及根本利益的改革,触及利益藩篱的改革、深水区的改革还没有开始。”

黄洪透露,这次车险改革依然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主要内容是采取交强险与商业改革相结合,条款与汇率改革相结合,保障与服务改革相结合,市场和监管改革相结合,综合施策、协同推进。他介绍到,目前银保监会正在制定车险综合改革具体方案并征求意见,且将在今年适时正式实施车险综合改革。

从2015年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开始,我国分多次推进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今年已行至第六个年头。2018年3月30日,银保监会开启商业车险自主定价的改革试点,试点地区为广西壮族自治区、陕西省和青海省,试点期为1年。此后的2018年7月底,银保监会提出了商业车险“报行合一”的要求。

车险费改以及一系列监管措施取得了明显效果,但问题依然不少。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个季度,全国车险综合费用率分别为40.12%、39.17%、38.04%,分别同比上升0.11个百分点、下降1.64个百分点、下降5.10个百分点,2019年11月份,全国车险综合费用率又重现反弹。

去年监管机构的行政处罚,也反映出车险市场存在的问题。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截至12月23日,141个财险分支机构被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涉及33家财险公司法人主体。

近期,银保监会与10家财险公司开展车险集体监管谈话,谈话的核心内容是2020年车险监管绝不放松,规范市场持续加强,处罚的标准继续提高、处罚的范围继续延伸。

去年车险盈利水平较好

从近年车险市场的发展来看,受商业车险市场化改革及汽车销量负增长的双重影响,2018年车险保费增速骤降,2019年市场延续低迷走势,但企稳回升的苗头已有体现。

从平安产险来看,2019年,车险业务7月份出现负增长,8月份和9月份均实现小幅正增长,10月份和11月份增速提升,1月份-11月份,该公司车险保费同比增长7%。同时,太保产险前三季度车险保费同比增长5.3%,其中,第三季度同比增长5.6%,这一数据比第二季度高出1.5个百分点。

从全行业来看,2019年1月份-11月份,全行业车险保费收入7313亿元,同比增长4.42%,增速较2018年提升0.26个百分点,但仍处于较低水平。近日,人保财险车辆保险部李文昱在署名文章中指出:“表明车险行业已进入平稳增长周期,预计未来几年都将维持这一趋势。”

李文昱分析称,这是几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商车费改不断深化,但降价效应逐渐削弱,保费下拉作用趋缓;另一方面,新车销量继续负增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汽车产销累计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下降7.5%和8.2%。不过,商业车险和第三者责任险的车均限额均在提高,投保率也在提升。

从车险经营情况来看,李文昱表示,预计2019年车险行业综合成本率将显著低于2018年,盈利水平明显好转,将是近5年来最好的一年。“主要原因是严监管力度持续加大,综合费用率降幅较大,虽然费率下降导致赔付率上升,但赔付率升幅低于费用率降幅,使得综合成本率下降。”他指出。

对于下一步的车险改革,他认为,改革应是综合性改革,不应是单纯的降价,而应优化定价机制;改革不应只关注价格,也应关注产品,在改革现有产品的同时,还应适度鼓励新产品;在产品定价改革的同时,应推动行业服务能力的提升;商业车险改革的同时,要考虑交强险制度的完善;在产品改革的同时,中介市场改革也应同步启动。

对于2020年的车险市场,海通证券孙婷认为,2020年,预计新车销量难有大幅提升,车险保费预计保持平稳,占比下降。对于业务结构,无论是人保财险这样的“巨头”公司,还是诸多中小公司,都表示要继续调整,增加非车险业务占比,减少对单一业务的过度依赖。同时,对于改革,多家险企相关负责人表示,已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将根据政策优化车险经营策略,提升经营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