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单罚金双降、保险乱象有所收敛 究竟是何原因?

延续2019年罚单数量、罚款金额均同步缩减的态势,今年前两个月,银保监会未开罚单,银保监局本级、银保监分局本级罚单数量、罚款金额均明显下降。

下降并不代表着放松,而是从侧面反映出严监管的成效。比如,保险中介市场,经过2019年大力整治,去年同期普遍存在的“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编制或者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问题,已经鲜见于今年前两个月涉及保险中介机构的罚单中。

中介:处罚原因发生变化

前两个月,涉及保险中介的罚单共有22张,其中,处罚最为严厉的是厦门银保监局对厦门天地泰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厦门惠晟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开出的罚单。两家公司皆因“编制和提供虚假报告报表、妨碍依法监督检查”,被责令“停止接受全部新业务三年”。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公司为同一股东,从天眼查显示的信息来看,厦门惠晟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与厦门天地泰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为厦门天地安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

尽管从数量来看,保险中介领到的罚单不少,但处罚原因与2019年同期差别较大。2019年一季度,在涉及保险中介的行政处罚中,“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编制或者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较为普遍。

二季度一开始,银保监会便启动了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并针对保险中介被监管机构处罚的主要原因提出四个问题:

一是是否通过虚构中介业务等方式协助保险公司套取费用。

二是是否销售未经批准的非保险金融产品。

三是是否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

四是是否按规定对销售人员进行执业登记。

在严监管的2019年,逾400家保险中介被注销业务许可或者撤销分支机构。

今年前两个月,保险中介机构被处罚的原因主要是营运资金使用不合规;未按规定制作规范的客户告知书;委托未持有本机构发放执业证书的人员从事保险业务等。

“这与去年监管整治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有关。”一家保险经纪公司负责人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随着保险中介市场逐步规范,保险中介机构之间的竞争也将摆脱低水平、低质量的价格竞争。

财险:虚列业务套取费用突出

从前两月的罚单情况来看,涉及财险公司的数量最多。截至3月1日,银保监局本级、银保监分局本级针对财险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共开出30张罚单。

总体来看,财险公司被罚主要因为两个老问题,一是虚列业务及管理费套取费用。

菏泽银保监分局向华海财产菏泽中心支公司开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该公司存在虚列业务及管理费套取费用的行为,在开展业务过程中,共虚列42笔、金额787116元,在扣除税点等费用后,套取资金772288元。再加上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的保险费率的行为,该公司被罚40万元,相关负责人被罚3万元。

“虚构保险中介业务”“虚列印刷费用”“虚列间接理赔费用”“虚列咨询费”“虚列服务费、工资奖金、开发转让费”……财险公司虚列的费用可谓五花八门,但用途则集中指向支付额外手续费以及保费回扣。多张罚单明确指出,财险公司“套取资金用于向保险代理机构支付系统外手续费”。

另一个老问题,是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

一张宜昌银保监分局向太平洋财产长阳支公司开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详细披露了该公司给予车险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的问题。2019年7月19日,鄂E***车险投保人购买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神行车机动车保险,保费合计4638.03元,该笔业务经办人彭杰向鄂E***车险投保人返还现金1009元。同日,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阳支公司经理冯华龙通过微信向彭杰转账1009元,结算彭杰此前向鄂E***投保人支付的车险返利现金。该公司最终被罚12万元,相关责任人被罚4万元。

车险市场的“猫腻”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秘密。出于业绩考量,财险公司会通过支付给保险中介和代理人高额手续费和佣金以换取市场份额,虚列费用也就成为突破报批手续费率的一大方式。

2019年,银保监会出台多份文件持续强化对车险市场乱象的监管力度,引导险企规范经营车险业务。比如,7月下发《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要求各银保监局对于2019年7月1日后财险公司仍通过虚列业务及管理费违规支付手续费、给予保险合同外其他利益等违法违规行为给予重点打击。

从今年前两月对财险公司进行处罚的原因来看,虚列业务及管理费违规支付手续费、给予保险合同外其他利益仍将是接下来监管重点打击的问题,为今年在适当时机正式实施车险综合改革扫除障碍。

寿险:“朋友圈营销”减少

今年前两个月,涉及寿险公司及相关负责人的罚单有9张。寿险公司被罚同样因为两个老问题,一是编制虚假资料,二是欺骗投保人。

阳光人寿内蒙古分公司、包头中心支公司相关负责人因“编制虚假资料”分别被罚1万元、2万元;工银安盛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洛阳中心支公司因“编制虚假报告、报表”被罚22万元,相关负责人被罚4万元;华夏人寿佛山中心支公司因“虚列外勤银管员绩效佣金”被罚15万元,相关负责人被罚1万元。

百年人寿因“存在欺骗投保人的违法违规行为”被罚6万元,相关负责人被罚1万元;中国人寿哈尔滨市香坊支公司相关负责人因“唆使、诱导保险代理人进行违背诚信义务活动”被罚1万元。

记者注意到,2019年多起因在微信朋友圈编发不实内容而遭到处罚的情况,并未出现在今年前两个月的罚单中。“秒杀”“全国疯抢”“限时限量”“保本保息”“保本高收益”“复利滚存”“过往病史不用申报”“得了病也能买”“什么都能保”……“曾经在微信朋友圈泛滥的营销话术,现在已经基本看不见了。”一家寿险公司的营销员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这对于改善行业形象十分有益,我也将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更专业的服务和更好的产品,而不是将精力放在研究这些话术上。”

在目前特殊时期,监管部门对于寿险业务乱象的整治重点在跟风炒作。2月11日,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向各人身保险公司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人身保险服务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人身保险公司不得以商业为目的跟风炒作,不得公开宣传涉及被保险人的理赔具体案例作为营销噱头。目前,并未出现此类处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