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财险公司众生相 部分中小公司直呼:太南了

原标题:疫情下的财险公司众生相 部分中小公司直呼:太南了 想要政策支持

来源:券商中国

在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同时,与经济紧密相关的财险公司,也在承受一定经营压力。

“公司的产品业务内部宣导刚完成,开始销售推广,企业陆续复工,影响还是不小。” 国寿财险某省级分公司高管2月底时对记者称。

近日也有中小财险公司向记者表示,疫情以来,公司在原本经营亏损状态下再承受较大保费压力,呼吁政策支持,比如一段时间内,调低保险保障基金的费率、注册资本保证金等。

不过,券商中国记者从多家财险公司高管处了解到,各家的经营压力大小并不同。业内认为,疫情对财险公司业务的影响,取决于公司的合作伙伴、客户所受影响,也取决于险企的作业模式。

公司太南了,想呼吁政策支持

“中小财险公司,本身就是亏损的,现在号召承担社会责任,放宽承保条件,简化理赔手续,对中小财险公司来说雪上加霜。”一家经营范围不含车险的中小财险公司的中层人士,近日向券商中国记者“诉苦”,公司太南了。

据记者了解,大型财险公司普遍根据各地对企业复工复产要求、春耕抢抓农时等情况,出台了特殊举措支持。比如人保财险已对农业保险、安全生产责任险、内外贸企业的信用保证保险等出台了多项服务举措,包括保险时期延长、缓交保费、保费优惠,以及加强线上服务、辅助提供事前风险防范服务等。

此前,银保监会财险部下发文件,要求财险公司就疫情期间车险服务做出特殊安排,包括延期收取车险保费、湖北地区的车险自动延长一个月或适当时间的保障期等。

该险企人士进一步称,之前很多企业因停工造成不小损失,短期内企业虽有保险需求,但是支付保费可能是比较困难的。也就意味着,保险公司展业困难。而年初保险公司制定保费目标的时候,是没有考虑到有疫情的。所以,需要国家加大对中小企业购买保险的保费补贴力度。

与此同时,也呼吁监管关注保险公司的困境,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比如,适当放开保险公司的展业范围、放宽异地展业的限制,以及降低保险保障基金、降低资本保证金、放宽保险资金运用限制等。

在他眼中,特殊时期,监管对保险公司给予一定支持政策,更能激发险企活力潜力,也有助于对企业更大力度支持。

比如,就他提到的保险保障基金费用缴纳来说,我国保险公司无论规模大小和偿付能力状况,同类保险业务按照相同的基金费率缴纳基金。如,非投资型财产保险按照保费收入的0.8%缴纳;投资型财产保险,有保证收益的,按照业务收入的0.08%缴纳,无保证收益的,按照业务收入的0.05%缴纳。

此前,业内曾一度呼吁调整保险保障基金的征收方式,比如改为“基准费率+风险费率”的征收模式,依据保险公司风险水平厘定其所缴纳的费率,高风险则高费率,低风险则低费率,通过建立激励相容机制,提升保险公司的风险防控意识和风险管理水平。

也有保费增长的险企

与此同时,也有财险公司表示,疫情对业务有影响,但影响程度还好。

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家中小财险公司高管表示,1-2月公司的非车险业务不含信用保证险,整体还增长超过30%。他所说的业务,包括健康险、家财险、工程险、船舶货运险等。

“因为中国人过春节,一般进腊月就进春节了,一般很多的长都到二月二了,所以它本来就有影响。”他同时表示,每年1-2月因为春节的原因,本身也是财险全年的一个业务较低时段,所以1-2月份还不一定能看出来疫情对财险的影响。

从目前已知数据的上市财险公司数据看,1月份各家增长出现分化。其中,人保财险保费525亿元,同比下滑3%,为2012年后首次出现1月下滑。研究机构分析,一方面是其政策性业务较多,续保可能有所影响;同时叠加了疫情、春节影响。

其他险企都为增长。其中,众安保险1月份保费14.85亿元,同比增长达62.3%,远高于其他上市财险公司。太保产险(含安信农险)保费177亿、增长14.8%;太平财险保费29亿、增长9.8%;平安产险保费349亿、增长7.2%。

整体影响有限,主要业务车险有“刚性”

受访的多位财险人士称,在我国,车险占据财产险行业7成保费,因此看疫情对财险的影响,不能忽略车险业务。

“车险基本是刚性续保的,几乎不会影响。”亚太财险一位高管分析,目前看到的所谓车险新单业务量下滑,主要是因为车险有提前2个月续保的传统,现在到期的可能此前一两个月就已经续保了。现在疫情期暂时影响续保的,未来会继续补上。

也有另一中小险企人士表达了同样观点:车险主要是分散型的业务,客户大多是个人,有点像银行的零售业务,而消费者的车险交费和续保与在不在现场关系不大,因此影响几乎可以忽略。

2019年财险数据显示,行业共计实现车险保费8188亿,占财险业务总量的约70%。

因此,财险所受到的影响主要是非车险业务。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前述险企如此之“南”,因这家险企业务范围不含车险,都为非车险,日常需要与企业客户打交道,展业受到疫情直接影响。

从行业看,传统非车险业务包括农业保险、企业财产保险、信用保证保险、责任险、工程险等,从保费规模看,依次为保证保险(2019年保费844亿元,在财险业务占比7.2%)、农业保险(保费672亿、占比5.8%)、责任保险(保费753亿、业务占比6.5%)、企业险(保费464亿、占比4%)。

而财险公司纷纷出台保障延期、缓交保费、保费减免等措施后,会对保费产生一些影响。中国精算师协会传染病数学模型研究小组近日撰文分析疫情对财险影响时提到,各在鄂车险经营公司配合当地保险行业协会对2020年1月23日至疫情防控结束前有效的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车险保单制定保障期限延期实施方案,若3/4月有效保单延期一个月,预计降低湖北地区车险保费约29.5亿元。再如,北京市出台六项措施助力安责险参保企业共抗疫情,免费延长保险期限90天,涉及减免保险费2709万元。

不过,总体上看,财险业务受到的影响还是可控的。天安财险一位高管对券商中国记者称,企业财产险、工程险等险种的需求,应只是短暂受到抑制,预计会在疫情过去后释放,全年应该不受太大影响。近年增长很快的健康险,则会在疫情唤起民众的保障意识后,进一步受到拉动,应会大幅增长。

财险公司也在尽力把影响降到最低。人保财险2月27日数据显示,在疫情严重的湖北地区,尽力做好承保和到期续保工作,小麦、油菜、育肥猪、能繁母猪等重要农产品保险续保率为85%以上。

合作伙伴、客户受影响程度,决定险企受影响程度

“的确有外因,但是外因本质上还是通过它的内因来发挥作用的。”一位中小财险人士称,各家所受疫情影响大小,主要还是看公司本身情况。

合众财险一位高管表示,不同保险公司的线上能力、合作伙伴、客户都不同,客户和合作伙伴受疫情影响程度决定了险企受到的影响,险企线上能力的高低也决定了所受影响的不同。

“如果你的作业模式特别传统的话,比如说都靠线下的话,你受到的疫情影响就会比较大。如果你线上线下一起的话,疫情会有所影响,影响不会太大。但如果以线上为主的话,我估计还会高速增长,尤其个人健康险这块。”亚太财险上述高管认为,具体影响大小,与险企模式、业务结构有关,也与客户性质相关。

“如果是个人业务多,影响也会比较小。特别是,如果线上个人客户多,还会是增长的。”

中国精算师协会传染病数学模型研究小组撰文提出,本次疫情给财险公司经营带来诸多启示。一是销售渠道建设,受疫情管控影响,复工复产延迟,客户保险需求较难通过传统线下方式满足,互联网等线上渠道优势凸显,促使保险公司加大科技赋能力度,加快线上线下渠道有机融合;二是管理能力建设,本次疫情促使保险公司加速产品创新、提升服务水平、提高业务管理能力,推动保险公司通过创新服务实现高质量发展。